BC省儿童医院声称他们不需要父母同意孩子的睾丸激素注射

(本文为读者来稿,并不代表Fusion Voices本身观点。英语原文作者为Jenn Smith, 中文翻译: Ivan Pak 原文文章在: https://www.thepostmillennial.com/b-c-childrens-hospital-claims-they-dont-require-parental-consent-for-childs-testosterone-injections/)

在技术官僚为执政权力的极权国家,最重要的一个政治任务就是控制国家的儿童。

在建立自由社会的所有基础中,最常被忽视,但在保障个人信仰自由的多元性方面最重要的一项就是保护父母的权利。

当这个反对极权主义崛起的重要堡垒受到直接攻击时,我们可以正式宣告, 我们进入了历史的一个新阶段。

在我之前为“POST MILLENNIAL”撰写的Op-Ed一文中,我指出了指导儿童变性的危险以及我对变性人的研究和个人经历如何让我相信让孩子改变性别是一个多么糟糕的主意。

该篇专栏文章是为了回应Tanya Granic Allen女士的努力, 她试图将性别意识形态排除在安大略省学校之外。 这种高度危险的意识形态现在正在全国各地的学校中推广,并且在许多情况下直接违反父母的意愿。

BC省最近的事态发展表明,SOGI(性取向和性别认同)政治现在实际上正在帮助我们的社会更加接近成为一个极权主义国家。在这个国家中,心灵,思想,甚至儿童的身体都被从父母身边夺走了。 移交给政府的所谓技术专家代理人。

卑诗省INFANT ACT“儿童法”允许儿童在未经父母同意的情况下进行人工性别重新分配

差不多六个月前,我在FacebookTwitter上就透露,自我表达为跨性别的孩子现在可以开始医学变性,不仅不需要父母知情,甚至直接可以与父母的意愿对抗。

我在研究另一个主题时,偶然发现了一些“INFANT ACT”的内容,该法最初旨在让未成年青年获得不必经父母批准而接受免疫接种的法定权力,但现在这个权利已经扩大到包括生育控制,性传播疾病,堕胎处方 ,和更多的一些其他权利。

这个法律基本上解放了他们所谓的有能力的孩子做出自己的健康决定的所有权利但如呵才是一个有能力的儿童? 则被宽泛地定义为能够理解治疗的性质和含义。

然而,我所知道的大多数性别意识形态的主要反对者都没有意识到这个法律也适用于跨性别治疗。 这个法律能被用于性别重新分配这样有争议的社会议题似乎是很不可思议的吧?

我不知道它在这方面的用途早已经在B.C.的性别专家中讨论过。 直到我发现一份同行评审的文件,题为关注BC省跨性别青少年:建议指南CTABC)。 该文件于2006年出版(2015年更新并重新命名),由Joshua Goldberg协调,作为Vancouver Coastal Health与其他组织之间联合项目的一部分。

一个破坏父母权利的工具

事实上, 我们的政府或媒体都尚未讨论“INFANT ACT”可能被用来破坏父母对性别转变的权利。例如,在乔治王子城有一个案例,其中一位父亲被命令为他女儿的变性提供便利,但媒体报道没有提到“INFANT ACT”被用来帮助证明这项裁决的合理性事实上我直到最近我才证明这一点, 因为我在撰写本文时获得了法庭的相关文件。

尽管一般公众基本上到现在也还都没有意识到,但卑诗省的性别问题专家已经知道,这个法律可以作为一种武器来破坏父母对性别重新分配的反对意见。

CTABC文件中澄清了护理提供者的问题,文件指出,在卑诗省,与任何其他类型的非紧急医疗一样,青少年的性别重新分配受INFANT ACT管辖。当我第一次阅读这个声明时,我是非常震惊的。

我高度怀疑那些起草原法案的人是否考虑过这个法案会被高度具争议性的性别重新分配程序所利用。

这些专家现在建议将这部法律用于推翻父母对性别重新分配的反对意见,这一事实实在令人震惊,我决定立即公开了这些信息让公众知道。

我与支持儿童进行变性治疗的倡导者进行了广泛的辩论,他们声称我是危言耸听,他们说, 尽管法律存在,但没有证据表明医生会用它来破坏父母的权利。

虽然我当时没有证据,但现在已经不同了。

未经父亲同意,儿童被处方睾丸激素注射剂

在撰写本文之前大约一周,正在寻求参加BC省三角洲保守党候选资格的Angelina Ireland女士来找我,她告诉我的一个故事基本上证实及强调了我对INFANT ACT及性别意识形态的潜在致命威胁所有关注的正确性。

她告诉我一个在她选区的父亲(我将称之为MICAHEL)她的青少年女儿(我称之为CRYSTAL)的经历了一场经典的身份危机。

她知道我已经参与了社会上的跨性别辩论,ANGELIA安排我与MICAHEL会面并讨论了他的案子。

CRYSTAL这样的故事是我听过很多次的。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她只是无数数百万年轻女孩中的一员,她对自己身体发生的变化感到不安,以及她有着不喜欢与同龄人相处的心理压力。

在经历与同龄人多年的相处问题后,她开始自我伤害,切割自己身体和服用少量毒品,最终导致她被父母带到了医院。

医院对她做了检查,并在同一天让她回了家。 虽然Crystal从未接受过自闭症检测,但应该注意的是,她的许多这些行为在自闭症患者中是很常见的。

Crystal之后开始沉浸在网上聊天群体,其中包括致力于推广性别转变的群体。 有一天,她剪掉了长发,开始暗示她感觉像个男孩。

她的父母(已离婚)实际上在这方面还是与她很合作的,并允许她进行社交性的性别转换,其中包括在学校采用男性名字。

MICHAEL的前妻DEBBIE还安排Crystal接受B.C.著名的跨性别心理学家的心理咨询(这些专家帮助创建了CTABC)。

虽然迈克尔确信他的女儿只是在经历抑郁症,她的医生却驳回了这一说法,并说Crystal是变性人。

然后,在有CRYSTAL在场的房间里,他建议睾丸激素治疗可能会有所帮助。 Crystal立刻非常关注了这个想法,医生将她转介到B.C.儿童医院(BCCH)内的性别诊所。

DEBBIECrystal送到医院,迈克尔一直认为在做出任何决定之前应该会有多次的诊断与访谈。

虽然Crystal的母亲支持她变性的想法,但MICHAELDEBBIE有一项离婚协议,规定孩子的健康决定必须两人共同商定,因此迈克尔并不担心未经他的同意就会做出任何激烈的决定。

令人惊讶的是,在Crystal第一次访问BCCH时,Michael收到了来自Debbie的电话,称他们今天就想开始给她睾丸激素。

他们会立即急于给一名13岁的女孩注射睾丸激素? 迈克尔说:不可能,这太快了吧。

医疗变性具有严重且不可逆转的副作用

对他女儿急速迈向医学变性的突然转变激发了MICHAEL研究睾酮治疗的一些长期和不可逆转的副作用。

他发现这些药物具有严重且不可逆转的副作用,包括永久的面部和体毛,不可逆转的声音加深,以及其他潜在的问题,包括绝育的可能性尽管同意授权书也非常谨慎地注明服用异性激素的后果尚未完全明了。

对于那些经历过睾丸激素治疗”,然后又后悔的女性,她们会发现自己被困在一种噩梦中,在那里他们拥有男性的所有外表,但实际上仍然是女性,没有功能性男性部位。

他的女儿今天可能做出情绪化决定,并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永久性残疾的身体中的想法严重影响了MICHAEL,因此他告诉DEBBIECRYSTAL和她的医生, 他不会支持这种激烈的行动。

BC省儿童医院声称睾酮治疗不需要父母同意

迈克尔拒绝并延迟了睾丸激素治疗,尽管BCCH工作人员(用他的话)试图欺凌他接受这个决定。

当他开始明白他不会默许时,儿童医院告诉他他不能拒绝,他们会开始对他的孩子进行睾丸激素治疗。

他还收到了法院命令,规定他必须同意他的孩子接受治疗.MICHAEL威胁要对医院采取法律行动。

12月初,迈克尔收到了医生和省社工的联名信。 儿童医院承认他的担忧,但他们引用了儿童法第17条,并指出Crystal已经通过评估,并且确定她具有足够的成熟度和智力,能够同意进行睾丸激素治疗。

由于Crystal被认为有能力做出决定,同意治疗的权利仅属于儿童……父母不能否决该决定。他们明确表示, 根据省儿童法,, 他们不需要父母的同意。

医生和社工进一步通知MICAHEL,未经Crystal明确批准,他也不能再及时接受其女儿医疗状况的更新。

MICHAEL告诉医院,他会寻求法律援助,阻止他们对其女儿进行注射,医院回答说他们会延迟治疗两周,让他有时间去找律师。

治疗计划于1215日开始,但由于隐私条款的保护, 意味着他无法知道他的孩子是否已经进行了第一次注射。

因此,我们在这里应该意识到,负责保护弱势儿童的社会工作者,以及由众多制药公司资助的UBC的儿科内分泌学家和教授,可以共同认定一位有自我表现伤害行为, 切割自己身体, 并服用毒品的年轻女孩,在某种程度上足够成熟和负责任,足以做出理智的决定,给她的自己的生命带来永久性的不可逆转的后果

当她的父亲抗议时,他被告知他在这件事上没有发言权,甚至没有权利被告知。

因此,父母最多只能作为宣传棋子(如果他们同意的话),或者如果他们不同意就成为一个问题而被直接灭声。

卑诗省极权主义的魔掌 “INFANT ACT”

在他的经典小说“1984”中,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想象出一个噩梦般的反乌托邦国家,其中所有孩子与父母之间的联系都被切断; 一个技术官僚掌权的国家,孩子们在出生时从母亲身上取走,就像从母鸡身上取出鸡蛋一样。

迈克尔和他的女儿的情况强烈暗示我们现在离这个反乌托邦地狱不远了,它应该成为所有那些相信父母权利神圣性的人的警钟,因为这可能发生在任何父母身上。

BC省的儿童法及其对儿童性别认同问题的应用必须被视为我们所见过的最令人发指的攻击之一,不仅涉及父母权利,而且涉及自由本身,因为父母权利是保护社会不受极权主义兴起所影响的重要堡垒。

此外,我将向读者建议,任何一个利用权力与法律, 以人工,医学和永久性地将孩子从一种性别转变为另一种性别而侵害父母权利的政府,是一个完全疯狂及失控的政府。 我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加以制止。

我们人民有责任最终站起来要求他们归还父母的自然权利,以掌控自己的家庭,照顾自己孩子的福祉,而不必担心日益极端的极权主义政府的侵略。

对于那些觉得政府认为国家只为孩子的利益社会的利益而去夺取家长权利的人,我会给你带来CS刘易斯的永恒警告:在所有的暴政者当中, 为了受害者的利益而真诚行使的暴政可能是最具压迫性的。生活在强盗贵族之下可能比在无所不能的道德忙碌之下生活更好。 残酷的强盗贵族有时可能会睡觉,他的贪婪可能会在某些时候被满足; 但是那些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而折磨我们的人会不顾一切地折磨我们,因为他们是在自己的良心的支持下这样做的。